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寸寸销魂夜春光】【作者:小红帽萌妹】【连载】
<寸寸销魂夜春光

  作者:小红帽萌妹

  身后的男人在一步步逼近 她闭眼隐忍等待那一刻的堕落。

  男人让她接听电话,电话那头曾经让她流泪的人说:“若离,对不起,我们结婚吧!”

  男人忽然抱住了她,她惊叫。对面那人问:“这是什么声音?”

  挣扎中,她流下了眼泪:“你没有机会了!”

  她给了他这么多机会,他却一次次地背叛,直到今天她终于决定离开他,也让他尝尝失去的痛苦!

  身上的男人眯着魔魅的眼说:“你以后都是我的,再也不许想别的男人!”

  白天,她是名牌大学的研究生,晚上,却是“天堂夜”的首席。

  她自洁自爱,却八面玲珑游走于大人物之间。身边各色权贵鱼贯,眼前各路豪门觊觎,情敌是高傲阴险的女神,对手是多金帅气的CEO 她能否全身而退,伤害过后还能否挽留幸福?

  第一章 夜夜度春宵

  杨若离化好了妆对镜自顾良久,烟熏妆,烈焰红唇,皮肤白如雪,配一个波浪刘海的卷发,凹凸有致的紧身旗袍,镜中的女人谁还能认出来是A市名牌大学的研究生杨若离呢?不过,她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杨若离戴上黑纱小礼帽,又戴上黑色蕾丝手套,便宛如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走出来的女人了。 今天“天堂夜”夜总会的主题是“大上海”,身为首席妈咪的她当然要给小姐妹带个好头儿,穿起旗袍扮民国风的歌女。

  夜总会的总经理刘仁强走进来,看到她打扮好了就摇头说:“若离啊,答应刘叔,干完这个月下个月不做了,刘叔给你介绍好的工作。”

  杨若离转过身来问:“为什么呢,刘叔,难道是天堂夜的老板凌少不答应我继续做下去吗?”

  “不是。”刘叔摇头。

  杨若离摊开双手说:“我在这里做得很好,给天堂夜带来了多少业绩很多妈咪都不能比啊,我还想继续为刘叔效力。”

  “可是这样我总觉得对不起你爸啊,虽然你爸死了,但是作为朋友我有义务照顾你,你年纪轻轻地就进入这种地方,我怕你以后 都嫁不出去了!”

  杨若离低下头,失落地叹息:“刘叔,自从爸爸死后我就没想过我会有好结果了,我只要妈妈和弟弟过得好我就开心,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只要给我继续做下去就感激不尽了,而且除了这份工作还有哪里足够支付高昂的高利贷呢?”

  刘仁强还想再说什么,杨若离又答:“刘叔,你就不用给我介绍别的工作了,我觉得这里最合适我,而且白天我要上课,只有晚上能出来打工啊!”

  杨若离的打算是她拼几年,等她拿到了硕士文凭找到一个薪酬很高的工作就跳离这个苦海,这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她也不想呆这里一辈子。

  刘仁强念在她家实在可怜,也没有说话了,只能叹气。

  杨若离的父亲杨定宝是高官,要说这当官的谁屁股没有点黑?可偏偏杨定宝倒霉被查出来进去了再也没有出来,后来在里面自杀了;杨若离的大哥因为做生意失败欠下巨额高利贷,从此杨家苦不堪言,杨若离一夜长大,变得坚强。白天要上课,晚上出来打工,还要照顾身体有病的妈妈和才刚12岁的小弟弟。

  9年了,她从一个少女竟然硬生生挺过来了9年,还学习一点都不落,考了个好大学,也是一个非常让人佩服的女孩子!

  杨若离走在包间的走廊上,往事浮上心头,明明心里很苦但嘴角还要带着笑风情万种的笑。她爸爸出事后财产全部被没收,哥哥又欠高利贷逃跑,一家子只能搬进小巷子里的破旧房屋居住,她上高中起开始出来打工,洗碗扫地没有什么不干过的,上了大学后就毅然求刘叔进夜总会,从妈咪助手学起,一呆6年,如今已经成为这里的首席妈咪,很多大老板都要给她颜面。

  天堂夜为娱乐大鳄凌氏所有,但凌氏可不仅仅是一个娱乐圈的老板,他们家黑白两道都混开自然在当地混得风生水起,天堂夜也成为了国内著名的娱乐场所。今天有一帮高干子弟来天堂夜挥霍,身份打听不到,这些高干出来混是不会轻易给别人透露身份的,但高层的人总要知道,据刘叔所说都是背景很显赫,显赫到无法形容的人群,让她带小姐们好好伺候。

  所以杨若离精心准备了“大上海”的主题,今天带去伺候的10个小姐也是天堂夜里最顶级的。

  走过天字号包间的时候,忽然有两只手伸出来把杨若离拖了进去然后关上门,又把杨若离压到门背后一顿狂吻,唇齿纠缠间,占有欲的气息那么强烈和霸道。

  杨若离的第一反应是挣扎,但抚摸到男人身上质感极好的衬衫和结识的身体,以及混合特殊气息的古龙香水的时候她就知道那人是谁了。她就没有反抗,甚至轻轻回应他,直到他吻足了松开她,她才风情万种地流转着媚眼说:“秦老板,又是你,你真是讨厌了,下次别这么吓唬人家,害我以为谁要害我了!”

  秦老板低低地笑,三十几岁的男人,俊美的脸上是夹杂着Xing感与沉稳的蛊惑,他说:“谁舍得害你啊,你可是天堂夜的宝贝,疼你都来不及!”

  “秦老板也要疼我吗?”杨若离继续风情万种地笑。

  秦老板一手抱着她,一手指腹刮着她的红唇说:“疼,你今晚跟我出去,我保证疼你一辈子!”

  杨若离轻轻地笑了,极有技巧地推开他说:“好啊,我现在就打电话让月儿来陪你,记得以后常来哦,我这儿的美女常换常新。”杨若离说着,已经按了对讲机的按键叫天堂夜的花魁之一月儿过来了。

  秦老板又抱着她说:“你真狡猾,我明明要带你出去,怎么就叫月儿过来了?说,你到底要多少身价才肯卖给我?”

  杨若离又轻笑:“秦老板你真坏,你都说了我是天堂夜的宝嘛,宝当然是无价的,怎么能卖?好了,先不跟您说了,今天还有一包间的客人等我,我去去就来啊,秦老板先和月儿好好玩玩!”

  说着又推脱几句,秦老板又亲又捏了她几下才肯放她走。走出包间杨若离的脸都沉了,心里恨恨地想着又被这个男人非礼,她又不是小姐,为什么又被亲又被抱的?

  不过天堂夜的客人除了这个秦老板也没人敢对她这么做了,因为多年来她积累的人脉让大家都敬畏她三分呢,只要她端坐着谁敢对她怎么样,哪怕动歪心思也不敢动手。除了这个秦老板,他是丰和集团的总裁,背后是黑道势力,她被非礼也只能打落了牙齿往里香了。

  杨若离只能自我安慰他只是摸摸,也没法吃了她,她的身子还是清白的!不过杨若离却没想过,秦老板怎么可能只是摸摸她而已?他一早就对她动了心思。

  此时秦风展站在包间内抚摸自己的唇瓣回味那个味道,玩味地笑说:“跟我玩欲擒故众?金顺子,原名杨若离是吧?本总裁可连你真名都打听到了,很久没有对哪个女人让我这么感兴趣了!”

  杨若离先去见小姐们,检查她们都准备好了就带上二楼的云上包间里,这里便是天堂夜的总统包间之一了,非常地奢华,室内也很宽敞。杨若离先吩咐少爷进去打招呼,等那帮高干门允许了她才带小姐进去。

  包间里都是衣冠禽兽啊,小姐还没来呢,只有公主在里面点歌这帮高干子弟就先粘着公主把公主非礼了,很多人衣冠不整歪倒在沙发上,可以看出他们来之前已经在外面喝了酒,所以来到这里就疯了。

  当中一个人叫老卢,也是平时很爱来这里的高干子弟跟杨若离很相熟的就上来打招呼了:“哟,顺子小姐来了,还带来了这么多美人儿。”

  今天的这帮高干也是老卢介绍来的,所以杨若离对他客气几分,巴结道:“是啊,卢少爷带来的人都是贵人,天堂夜蓬荜生辉,顺子自然要带非常出众的美女上来了!”

  卢少爷低声对她说:“我跟你说,今天最贵的客人可不是我,看到了没,正中央沙发上坐着的那位可是我们当中最显贵的人物,你就称呼她为二少爷!”

  杨若离眼尖地顺着他的方向指过去,果然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白衬衫解开几口扣子,非常Xing感地歪靠在沙发上低头玩打火机的年轻男人,目测也就是二十六七岁,但非常有气场,即使歪坐着也与别人不同,看得出来是很显贵的人。

  杨若离立马以丰富的经验判定他喜欢的美女类型留下一个叫玉儿的漂亮小姐给他,然后对老卢说:“卢少爷,看看我们今天的美女花色都不一样,让少爷们来挑小姐吧!”

  老卢一声招呼,那些喝疯了的人就高兴地上来挑小姐了,一个带走一个,只剩下被紧紧护在杨若离身后的玉儿。然后杨若离就带着玉儿和老卢一起走向那位孤单不动地玩打火机的少爷。

  杨若离带着玉儿左右坐在他旁边他竟然连头都不抬一下,仿佛没看到。老卢就弯腰叫他:“二少,您一直想见的金顺子小姐来了!”

  他“啪”地一下停了打火机,终于抬头懒懒洋洋地扫了旁边两位美人儿一眼。当他抬头的一刹那,那俊美无俦、似笑非笑,慵懒到迷人的神情顿时把旁边的两个女人镇住了。

  玉儿是被他的表现迷住了,甚至连本能地要勾引他都忘记了,只是呆呆地看着他,大概除了明星以外还没见过这么俊美的官二代。

  而杨若离,在看到二少爷的脸的一刹那,曾经被她掩埋在记忆深处的画面又闪现出来,军区大院、隔壁家的哥哥,青梅竹马,以及那白衣飘飘的年代 她险些喊了出来:“宋铭衍,铭衍哥哥 ”但是她没有喊,只是定定地注视着他,当中的酸涩又谁能知道。

  他曾经是她的最爱,甚至是现在也还留在心底不能忘怀的人。她不知道宋铭衍有没有喜欢她,但是她们青涩的感情注定随着她爸爸的败落和她家的迁移而中断,此时的他和她已经是云泥之别了。

  宋铭衍目光只在玉儿身上流转了一下,就转到杨若离身上,醉眼微醺,越发地迷人了。宋铭衍以前很爱笑,笑的时候阳光灿烂,时隔9年,虽然他们都长大成熟了,但杨若离还是认得出他的,也永远记得他迷人的神情。

  杨若离装作镇定地面带微笑说:“二少爷,您好,我是金顺子,欢迎来到天堂夜!”

  宋铭衍忽然伸手抚摸上杨若离的脸,杨若离僵硬了一下,但笑容还是毫无破绽,紧紧地盯着他看他想做什么。

  宋铭衍的手在她身上流连,又捏起她的下巴凑近她的唇瓣很暧昧地说:“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第二章 旖旎的风情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宋铭衍说。

  杨若离莫名地心中一紧,为他这个动作,更为他这句话。难道这么多年了宋铭衍还记得她?她当时不过是一个初三的小女生啊,宋铭衍高二,虽然同住在一个大院子里,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她关注他,她暗恋他,他对她更多的是大哥哥对待小妹妹的情怀吧。

  除了初三那一年的情人节他忽然叫她出去逛街,她本以为他会带上其他的朋友,出去了才发现就他和她,街上都是手牵手拿着鲜花的情侣,她当时就揣测他的心思了,不过他只带她去吃她想吃了很久的海底捞,又在街上喝了一点饮料就回来了。

  杨若离想起她曾经叫他请她吃海底捞叫了几次的,可为什么偏偏选在情人节带出去呢?而他应该有女朋友的吧,为什么不陪女朋友?后来她忍不住问他:“铭衍哥哥,你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吗?”

  他说知道啊。她又问:“那你 为什么不陪你的女朋友?”宋铭衍就笑了,笑得很灿烂,直到今天杨若离都记得他的笑容,好像Chun天的阳光一样温暖。他答:“我没有女朋友,那些都是我朋友!”杨若离想:你朋友真多,而且都是女的。不过她还是很高兴,她一直以为他有女朋友,没想到都没有。

  宋铭衍想起了什么,忽然逃出一盒巧克力递给她说:“今天情人节送你一盒巧克力做礼物!”

  那时候暧昧的气氛正浓了,杨若离心中小鹿乱撞,忍不住胡思乱想,双手颤抖又珍惜地接过他的巧克力盒子。后来宋铭衍抚摸她的头发说:“乖啊!”就一手插入裤兜离去了。

  回到家后杨若离嘶鸣地翻巧克力盒,想看看里面有没有纸条或者刻有一些告白的话,但是都没有,不过她收到了宋铭衍的一条短信,上面是转发了烂大街的情人节的祝福语,可是很暧昧。杨若离就忍不住胡思乱想了,他对她有没有意思呢?有呢?还是没有呢?

  可惜这个问题没有探究清楚她家就出事了,从此离开了宋铭衍的视野,这个问题就成为了她9年悬而未决的答案,而宋铭衍后面据说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女朋友,应该不记得她了吧。

  杨若离脸上带着职业化的笑容说:“二少真是客气了,您怎么会见过我呢,您这样的客人能来一次我们天堂夜已经是荣幸万分了!”

  她想,就让他忘掉她吧,她这样的身份被认出来了只是尴尬,而且可能毁了她在他心中的形象。虽然可能也没有什么形象,但清白的初三女生总比现在的妈妈桑好。

  宋铭衍很失望地收回手坐回去了,双眼迷离地望着远方,似乎陷入哀痛的沉思中。

  杨若离让玉儿逗他说话,而另外一旁有个小姐招呼杨若离。杨若离就过去了,发现官二代吐了小姐一身,杨若离只能带她离开收拾,回来的时候老卢对她说二少爷一直找她,还总强调她像一个人。

  杨若离的心悸动,他为什么要这么执着,难道她化了一个大浓妆他还看得出来?老卢说:“二少爷心中有一个人,这么多年了都无法替代,他一直在找她,他以前是一个勤劳上进的人的,这几年花天酒地多数还是为了她。”

  杨若离的心跳得更厉害了,双手紧握以压抑紧张,忍不住试探地问:“他在等谁?”

  老卢叹息:“一个他深爱的人,为了找他二少爷真是煞费苦心了。”

  后来杨若离跟老卢进去,宋铭衍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任由玉儿怎么逗弄也不醒,看来喝了不少酒。杨若离站在他旁边看着他,心里一遍遍地问:“铭衍哥你是在找我吗?真的是在找我吗?你喜欢我吗?那年情人节你送我巧克力是表白的意思吗?”

  但那些情感只能压抑在心中,哪怕想爆发开来也不能,只能在隐忍中消亡,她和他已经不可能,问这么多做什么呢?

  秦老板离去之前叫杨若离相送,杨若离赶到门口送他,挥着手绢风情万种地说:“秦老板怎么就走了,不带上月儿吗?”

  秦风展长得很俊美,尤其他酒气微醉,眯着双眼的时候对女人就是致命诱huo,不过在杨若离看来只是色迷迷。他似笑非笑地答:“月儿怎么能跟妈妈比?”

  杨若离只好捂着笑得花枝乱颤:“秦老板真是太抬爱我了,月儿可是我们这里的花魁!”

  秦风展一把抱住了杨若离,在她耳边吹气,“做我的女人怎么样?我爱死你这样的女人了!”

  杨若离想挣扎,没想到他抱得死紧,她只能打迂回战术,在他怀里扭捏地说:“秦老板,你怎么那么爱开玩笑嘛!我都说了我不能出去,您既然疼爱我怎么还让我为难?”

  秦风展捏起她的下巴眯眼邪恶地笑道:“跟我玩欲擒故众,下场都会很惨!”

  杨若离判断出他绝对不是开玩笑,那表情虽然似笑非笑但无处不透着危险,她深知她被这个男人盯上了,但此时不得不委曲求全,就继续八面玲珑地和他打交道,终于把他打发走了,可是回想起他的话他的表情她还是不寒而栗。

  做这一行工作都是危险的,尤其是在天堂夜这么复杂的地方,往来的客人什么样的都有,要是被人盯上了后果都很惨。她自认为她处理得很圆滑了,与客人适当地巴结暧昧,但又保持距离让他们知难而退,但秦风展这人却死心眼偏要征服她吗?

  直到换装下班了杨若离都还在想这件事,并且想要怎么办。出夜总杨若离已经退去浮华,穿休闲运动鞋,身后悲背上一个大大的包,头发闲散地扎着马尾,再戴一个很大的黑框眼镜,任何人一看都觉得她是学生,绝对不会把她跟天堂夜里八面玲珑的金顺子联系起来,然而即使这样她还是被人跟踪了。

  杨若离没走几步路就感觉有人在身后鬼鬼祟祟地跟着她,那人行事隐秘看来是老手,常人早就被他欺骗过去了,但杨若离不是一般人,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久她总较一般人警惕,所以当机立断退回夜总会。

  她在厕所门口打电话给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她的大学同学李月彤开车来接她。李月彤家里小富,自己开着一辆车的,也是唯一知道杨若离在夜总会做事的人,每当杨若离有什么事都会叫她开车来接她。

  刚收电话,杨若离打算进厕所洗个手顺便变装做点掩饰呢,谁知里面走出来一个人,正和杨若离撞上了。厕所是男女分开的但在外面公用一个洗手间,杨若离刚推开大门洗手间里也正好走出一个男人,杨若离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道歉,谁知抬起头来的一刹那她就愣住了,因为她对上了宋铭衍俊美的脸,而宋铭衍此时也低头灼灼地看着她,对她的面貌一览无遗。

  第三章 迟来的等候

  杨若离当时就惊了,差点喊出来铭衍哥,但她声音发到一般就被生生香了回去。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对视,杨若离是完全呆了,宋铭衍的目光则被胶着了一般移不开。他本来有点酒醉了,可是看了一会儿忽然清明起来。

  杨若离赶紧低头掩饰,继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想从他身边借过进入洗手间,但觉得情况不对,就又转过身来想走,然而宋铭衍就猛然扣住她的手不让她走了。

  这时候杨若离的心跳加速起来,不明白他扣住她的手的含义,他认出她来了吗?还是想怎么样?她也不敢说话就这么僵硬着,紧张得都快石化了。

  宋铭衍终于开口了,却是不确定地问:“若离,是你吗?”

  原来他真的认出来了,有一瞬间杨若离很想哭,多年以来被积压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差点忍不住。但她很快做了一个狠心的决定,猛然甩开他的手就跑,她不能让他认出她来,不能!

  “若离!”宋铭衍在后面喊她,追上来,杨若离就使劲跑,她很熟悉夜总会的道路,很快就躲掉了,而宋铭衍还到处周旋,呼喊她的名字。很快跟随宋铭衍一起来的那帮高干闻声赶上来了,使劲力气把宋铭衍劝走,宋铭衍才不甘心地离开。

  而杨若离躲在角落里已经哭了,她还是不敢面对,即使他已经认出来了,即使他追着她,甚至即使他一直以来惦记的那个人是她她也不敢相认,她不想让他看到她落魄的样子,不想让他知道她出现在这个地方。

  后来杨若离的朋友李月彤来了,开车送她回去,路上问她:“怎么了?怎么眼睛红红的好像刚刚哭过?”

  杨若离摇头答:“没事,眼睛进沙子了。”

  李月彤是个大大咧咧的人物,也不认真追究了,只是很好奇地问她:“今晚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有时候我好羡慕你啊,能来这红地方工作,而且还是神秘的妈妈桑,一定体验到了很多人无法体验到的新奇刺激!”

  “有什么好羡慕我的,我还羡慕你呢,从小到大衣食无忧!”杨若离答。

  “衣食无忧又怎么样,我总觉得我的人生不够精彩!”李月彤故作叹息说。

  杨若离答:“真的让你的人生精彩了你又觉得命太苦了!”

  两个女孩就笑了,一路开车回去,李月彤送杨若离回到她所在的小巷子家里。可是杨若离又怎么想到她被秦风展跟踪了呢,秦风展派一个侦探社的人跟踪着不成,就自己开车尾随他们后面,直到杨若离进了小巷子他还停在路边抽烟。如果他没记错这条巷子在9年前他可是有印象的。秦风展双眼迷离,慢慢地抽着烟说:“杨若离,杨定宝的女儿,杨子鹏的妹妹?还真是有点意思了!”

  他唇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就调转车头离去了。心中有一个绝妙的计划酝酿起来,这势必又是一场精彩的好戏!

  杨若离回到家中,弟弟杨子鸣已经睡下了,桌上还摊放着很多作业,显然是没有做完的。现在的小学生也快跟高考一样了,作业越来越多,她和她的妈妈都是很开明的,如果杨子鸣做不完到时间了也会让他去睡觉,只要捡重点的做即可。小学生该玩的时候就玩,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否则年纪小小就跟高考一样了,以后可怎么办?回忆起来都没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妈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显然是等她回来的,杨若离走过去轻轻地叫她:“妈,你怎么又在等我了,不是说了以后别等了吗?”

  杨母醒来,揉揉睡眼说:“哦,你回来了啊?没事,我习惯了等你,你不会来我不放心。吃过了吗,我去给你热菜?”

  杨若离按住她说:“不用了,一般这个时候回来我肯定在外面吃过了的,你以后不要等我了,早点睡吧!”

  杨母问:“今天工作累不累啊?又是去同学家里打工了吗?”

  杨若离回到房间里换衣服,含糊地应一声,杨母跟进来说:“若离,你今年24了吧,除了学习和上班是不是该找一个男朋友了?”

  杨若离拿了衣服去洗澡说:“妈,男朋友的事顺其自然吧!”

  “我看你这么忙怎么能顺其自然,我看隔壁王阿姨给我介绍了一个人,说是远亲的儿子,各方面条件都挺不错的,你下周六去见见?”

  “妈,下周六我还要工作呢。”

  杨母一看她就是明显推脱,又说:“若离啊,人家对你挺有意思的,难得碰上一个条件不错又不嫌弃我们家的人你就去试试吧!以后有个人帮着你也不用这么苦啊!”

  “妈,以后再说吧,我洗澡了!”杨若离关上门,不再与她周旋了。

  杨母无奈地叹口气,又觉得是自己连累她,人家的女儿都是用来疼的,她家的女儿却要受苦,从16岁开始没享过一天清福,想着她又伤感起来,忍不住擦眼泪。

  杨若离在浴室里只想着今天见到宋铭衍的情景,这么多年来她不敢找男朋友一来是太忙,二来是心中始终没有放下他,初恋是最美好的感情,暗恋也是刻骨铭心的体验,宋铭衍在她这两项当中都占了,这些年来也没有遇见比他更好的男生,所以她不知道要怎么忘掉他。

  想着今天能见到他,他的心里也有可能喜欢她,她就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流泪,毕竟他们的身份已经差了这么多了,就算相互喜欢也没有办法了吧?

  杨若离决定还是尽快忘掉他吧,不再做无望地挣扎,她用花洒往自己头顶上淋,借此消除内心的躁动。

  她以为她再也见不到宋铭衍了,因为他很少来天堂夜这种地方的,那天晚上也是巧合,没想到几天后又见到了。刚好那几天她有一场考试所以请假了三天没去天堂夜,等第三天晚上去的时候另一个妈妈说:“你可来了妹妹!有一位贵客都等了你好几天了!”

  杨若离一边换装一边答:“什么贵客啊,为什么等我好几天?”

  那位妈妈桑说:“就是二少爷,听说三天前你们见过的,他这几天每天晚上都来等你,你不在就第二天继续来,都等了三天了。”

  杨若离心中一惊,不知道宋铭衍为什么等她,他什么意思?等换好衣服化上妆要带小姐过去的时候,妈妈桑又说:“你甭带小姐过去了,你自己一个人过去就可以了,二少爷说了只要和你说说话就好!”

  “他 他这是为什么?”

  “不知道,你说你运气多好,才见了一面就让二爷高台贵看上你,以后有二爷罩着你的场中会更红火吧?”妈妈桑不无嫉妒地说。

  后来杨若离只能一个人去见宋铭衍,在走到他宝包间的时候她的心更加忐忑不安,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什么。

  第四章 思念的狂吻

  迟疑了很久,杨若离终于推开了门。

  包间里只有宋铭衍一个人,正靠在沙发上看着大荧幕上播放的歌曲,听到推门声转过头来,定定地看着杨若离也不说话。

  杨若离镇定了一下心中纷乱的情绪,扬起八面玲珑的笑容走进去说:“哟,二少您又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不知道能为您服务什么?”

  宋铭衍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说:“妈妈就坐在这儿陪我说说话吧!”

  杨若离很顺意地坐在他身边问:“二少难得来一次就不照顾妈妈的场子,不点一两个小姐吗?”

  “小姐怎么能跟妈妈比?”

  杨若离就捂嘴笑,“二少真会说笑,我们这儿的小姐都是顶尖的高手,我怎么能跟她们比,要不我给二少介绍两个 ”杨若离介绍了一大堆这儿的小姐怎么怎么好,顺带给宋铭衍推销。

  然而宋铭衍只是不咸不淡地说:“金顺子小姐,我来这里等了你三天了!”

  看他的眼神颇有挑衅的意思杨若离就不介绍了,只看着他说:“二少找我有什么事?”

  “顺子小姐每天都要化这么一个大浓妆?”宋铭衍专注地看着她,好像要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

  杨若离就有意躲避他的目光了,低下头掏出烟,点燃了放到嘴里优雅地吸着。

  宋铭衍皱眉:“你还会抽烟?”

  杨若离对他笑:“二少要不要来一只?”

  宋铭衍却猛然夺过她手里的烟掐灭,这一串动作太快,以至于杨若离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但却笑眯眯地说:“原来二少不喜欢我抽烟啊,那以后不再您面前抽了。”

  “你平时的生活都这么乱?”宋铭衍灼灼地盯着她。

  杨若离越来越难把握他的意思了,他明显不是来这里风花雪夜的,而更像探究了她的私生活,难道他认出她了吗?杨若离坐如针毡,明明她化妆前后判若两人的,更何况是这么浓的妆了,他还能看出?杨若离笑着说:“二少,您今天来是要与我聊什么?”

  “顺子小姐平时除了在这儿上班还做什么?”

  “带小姐,培训新人。”

  “难道就没有什么兴趣爱好?”

  “兴趣爱好就是带小姐。”

  宋铭衍估计被她说得很无语,就沉默了一会儿,改了个话题说:“你是什么时候来这里的,为什么会进入这里?”

  “来了好些年了,不记事,至于为什么进入这里,因为我喜欢带小姐。”

  “难道你要在这里过一辈子?”

  “人生如此,得过且过吧!”杨若离又想抽烟,但是看到被宋铭衍掐灭的烟头,就没有动作了,只能无奈地叹口气。

  宋铭衍不知道为什么发出悲凉的笑,笑得很无奈,“果然是被生活磨破了志向的人,难道你甘心一辈子呆在这里了?”

  杨若离发觉宋铭衍的话题比较深刻,而且很接近她的隐私,就站起来去拿话筒,顺便点歌说:“我给二少爷唱几首歌吧!”

  宋铭衍没有反对,杨若离就点了梁静茹的歌,一首一首地唱,后来唱到《可惜不是你》,宋铭衍忽然走上来,从她背后轻轻拥住她。

  杨若离僵住了,手下意识地要掰开他的手,然而宋铭衍动了一下手把她的紧紧抓住了,连同她的身体禁锢在怀里。杨若离感觉到他低下头来,气息喷薄在她耳边,暧昧更加明显,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装作镇定地对大荧幕一遍遍地唱:“可惜不是你 陪我到最后 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 ”

  宋铭衍低声说:“为什么可惜不是我?为什么我不能陪你走到最后,反而 走失在那路口?”

  他们曾经相伴,虽然只是青梅竹马没有建立男女感情,但已经比其他人亲密,却在她16岁那年走失在十字路口,从此远隔天涯,天和地的差别。

  杨若离的心已经悸动得无法抑制,甚至眼泪就要流了出来,连唱歌都显得很困难了。

  宋铭衍紧紧地抱着她说:“你很像一个人,即使你不承认但我已经基本确定,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喜欢梁静茹的歌,唱歌的神态动作,一点都没变。”

  杨若离开始挣扎:“二少爷 ”

  宋铭衍就猛然掰过她的身子恶狠狠地吻下去,根本不给她反抗的机会,钳制着她的身体狠狠吻着,唇齿纠缠,想要把她的记忆唤醒,同时惩罚她的故作不识。他痛恨她的风情万种,痛恨她的改变,痛恨她的镇定自如。

  等问够了以后宋铭衍才松开她,咬牙切齿地说:“杨若离,你还要躲我到什么时候?”

  杨若离的眼泪终于流出来了,她没想到他会这样抱着她,这么激烈地吻她,这放在以前她从未想过的啊,而且他这么迫不及待地认识她,比她说出来难道心里也有她,还一直惦记着她吗?

  “铭衍哥 我还记得我 ”她终于流着泪说出来,这些年的隐忍、自卑和逃避都在这一时刻土崩瓦解,她是那么地喜欢他,那么地想念他,既然他心里还有她为什么要隐忍?杨若离真的不想忍了,她忍得太辛苦,爱一个人却不能和他在一起太痛苦!

  “你果然是杨若离!”宋铭衍咬牙切齿地答,但明显松了一口气。

  杨若离就哭了,猛然抱住他痛苦地哭了,“铭衍哥 你为什么没有忘记我 为什么?”

  宋铭衍任由她哭着,很久之后才轻声说:“你让我怎么忘记你?”

  杨若离哭得更厉害,紧紧地抱着他,这一刻死心塌地,这一辈子都不想放开他了,不管门第观念,不管她和他的距离,也不管有怎么样的身世阻隔她都不想放开他。她是那么地喜欢他,喜欢了这么多年啊!而且这些年没有让她如意的事情,唯独这件事,他也喜欢她是让她最欣慰也最珍惜的,她只想握住一点点幸福而已,她不贪心,就想要这一点幸福!

  宋铭衍抱着她叹息说:“哭吧,哭出来就好了,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装了,你就是杨若离,我心中的小若离!”

  第五章 无情还有情

  杨若离没想到9年后还能与宋铭衍重逢的,更没想到宋铭衍还认得她对她这么执着,如果那天晚上的表现不是爱又是什么呢?可是他们现在的身份差距这么大

  4年前宋铭衍在国内读完大学就出国留学了,读了2年硕士回来就进入哥哥的公司当副总,又有家里的帮衬可谓前途坦荡。 他回国也就一两月的时间,前几天他们那帮高干子弟凑齐了就说出来玩顺便为他接风洗尘,没想到在天堂夜碰到了杨若离。

  命运的转盘就这么神奇,如果有缘迟早有一天会相见的,杨若离小心翼翼地期待着,觉得上天会给他们安排什么,但又忐忑担心。

  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很多,聊杨若离的家境变故、生活状况,聊宋铭衍在国外的生活,还有最近的事业,知道下班了还依依不舍,后来杨若离准许他送她回家,这还是除了李月彤外杨若离让第二个人知道她的身份也让他送她回家的人。

  看到她即将走进黑漆漆的小巷子宋铭衍说:“你就住在这里吗?”

  杨若离无所谓地答:“是啊,爸爸出事后哥哥又欠了高利贷,我们只能搬来这里住了。”

  宋铭衍皱眉说:“你哥哥欠了什么人高利贷,欠了多少?”杨若离的哥哥杨子鹏与他同岁,他认得她的哥哥的,以前他的哥哥就是以为纨绔子弟,什么人都讲不得的,没想到这几年越发地玩大了,还欠起了高利贷。

  杨若离拉了一下单肩包答:“黑道的,很多很多钱,总之 我这辈子发大财了才能还完的那种。”

  宋铭衍就没有说话,只陷入沉思中。杨若离要跟他告别,他又说:“明天别去夜总会了,我给你找一份工作,你哥欠了多少钱跟我说说,看我能帮你多少。”

  杨若离摆手:“不用,我不想麻烦你,我们家的事我会自己想办法的!而且夜总会的工作 我认识刘叔,有刘叔罩着没人敢对我怎么样。”

  “是吗?我听说有个叫秦风展的男人经常光顾你的场子,还对你动手动脚呢!”宋铭衍冷冷地说,对于她的隐瞒略感不满。

  杨若离低下头,没想到他把她的事情打听得这么清楚,就故作轻松地笑着说:“那没什么,欢场上总有些客人比较难缠,我总要适应,而且来天堂夜的人都是大人物,很识趣,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那个秦风展可不是一般人,他要是想把你怎么样你也没办法。”

  “他那么久了也没把我怎么样不是吗,说明他只是玩玩!”

  “若离,我不喜欢你自甘堕落的样子!”

  “铭衍哥,我没有自甘堕落,这是我的工作,至少我还没有出卖身体,我只是靠我的双手挣钱而已!”

  “好吧,跟你实在说不通!”宋铭衍有些生气,不知道杨若离干什么迷恋那个场子,明明已经被秦风展非礼了,今天有一个秦风展难保明天不会有个刘风展、陆风展。

  杨若离叹息一口气,看了看手表说:“铭衍哥,夜深了,你早点回去吧!”

  宋铭衍答:“那你进去吧,我看你走进去了再离开!”

  杨若离就转身走进黑漆漆的巷子,等走了一半的路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她就知道宋铭衍走了,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只见他的车消失在巷子口。

  不知为什么杨若离有点失落,她私心地希望她送她到家门口的,这条巷子很黑,没有灯光,虽然她的家也不远但是她还是很希望有个人陪她走回去,尤其是她爱的人,这样代表她爱的人很关心她。可是宋铭衍没有,甚至都没有等她走完回家的路他就开车离去了。是她矫情了吗?他们两人什么关系,而且宋铭衍什么身份她什么身份,凭什么让宋铭衍送她回家呢?杨若离就摇摇头苦笑,继续转身回家去。

  因为这几天下雨,小巷子中央有一潭很宽的积水,杨若离很留意那个地方的,看到前方黑不隆冬的她就知道是水泊了,赶紧掏包找出手机照明。然而在这时忽然有汽车经过巷口,汽车的车灯透射进来顿时把整个小巷子照亮了,杨若离赶紧两三跳跳过水泊,等她过去了汽车正好离开,她都觉得自己很幸运,吐了吐舌头就高兴地回家了。

  而刚才那辆汽车却正是秦风展的,他跟踪了杨若离几天了,当然也看到了宋铭衍送她回家,他就一直呆在角落里等着,等着宋铭衍的车离开了估计杨若离正好经过那个水泊就故意开车过去给她照明。此时他又停在角落里慢慢抽着烟,香云吐雾,双眼迷离,他发现杨若离的身份越来越有意思了,还跟宋铭衍兄弟两扯上关系?他是不是挖到了一块宝呢?

  此后的几天杨若离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态等待宋铭衍再度出现,但是很奇怪的,从那以后他就不再来了,杨若离都忍不住推测是她惹得他不高兴了吗?明明之前天天来等她的,为什么相认了以后反而不理她了。

  那天长谈之后两人都没有留电话,因为宋铭衍不主动杨若离也不敢问,就这么断了联系。杨若离很失落,她本以为爱情已经开花结果了的,没想到宋铭衍又没有给她机会。她一直都猜不透宋铭衍的心思,少年时候猜不着,现在更加猜不透了。

  又等了两天还是没等到宋铭衍,杨若离就失望了,嘲弄自己自作多情,也许那天人家根本没什么,即使是吻了她也是酒精作用下意乱情迷的结果,根本不代表什么,她在风月场所不是也被无力的客人非礼过吗,怎么对宋铭衍那么在意了?

  宋铭衍只是把她当成妈妈桑看待而已吧,只是因为两人曾经相识所以多关心一点,但本质上还是把她当初妈妈桑看待的才对她这么轻薄。想到这里杨若离都觉得很悲哀,但也死心了。

  秦风展难得的也没来找她,所以这一星期里真是风平浪静啊。到周末的时候老妈一再催促,又碍于王阿姨亲自上门说话不好推脱,杨若离就决定去见见相亲男。

  本节::26507 字节

  全文:2051768 字节
[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5-11-19 22:55重新编辑 ]

百站百胜: